苏北网
当前位置: 资讯 >

在大背景下 我国可以从两个方面实现健康老龄化的路径规划

时间 2021-05-28 16:34:32 来源:光明日报  

【把脉】健康老龄化的实现是一项战略、全局的综合系统工程,应充分调动政府、市场、社会、家庭和包括个人在内的各方力量,形成全民参与、积极应对的新局面。

世界卫生组织对健康的定义是,在身体健康、心理健康、社会适应良好和道德健康四个方面皆健全。著名印度经济学家Sen进一步对健康的概念进行了扩充,提出要从“人的可行能力”和“自由看待发展”的视角去认识健康。在该视角下,健康被看作人最重要的一种“可行能力”以及非常基本的自由。而这正体现了健康的内在价值。健康作为一种人力资本、一种社会资源和一种人类福祉,也是个人生活和社会发展的直接追求目标。

在当今人口老龄化的背景下,健康不仅关系老年人的利益,同时也关系国家的经济增长潜力,深刻影响经济社会的发展。有学者提出,人的健康要素可以产生促进社会经济增长的“人口健康红利”,提高个人和家庭的幸福水,减少医药与医疗费支出,降低社会保障支出压力,减少贫困,提高学、工作与生活质量与效率,提高劳动力资源的质量和有效,促进相关产业发展,提高经济社会发展的活力和创新力,提高经济总需求水。同时人民健康水对社会技术创新与产业结构调整等诸多方面有重要影响。

随着社会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体力因素在社会劳动生产中的重要逐渐被稀释。这让老年人在劳动力市场中的体能劣势逐渐消弭,相反,老年人有着丰富的生产经验、掌握着先进的技术和丰富的科学知识,这些要素在现代化的社会生产过程中将转化成优势,发挥越发重要的作用。在这个层面上,健康老年人作为社会劳动力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足以体现老年人的经济价值。

经济价值不但体现在生产的劳动中,也体现在文化的劳动中。老年人从事的科学文化活动,科技咨询、教书育人、著书立说也可以产生很大的经济效益。北京大学亚太经合组织健康科学研究院(HeSAY)的基础研究报告表明,健康老年人参与经济活动后,国民储蓄率将得到提升,即社会经济增长潜力得到进一步的提升。而这种经济增长潜力的提升由老龄健康的因素产生,因此可归结为经济增长中的“老龄健康红利”。

除了经济价值之外,老年人积极参与社会文化生活还产生了可观的社会价值,比如,老年人作为家庭的核心纽带在社会稳定和发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但这一部分价值难以被测量,往往被忽略了。此外,健康作为人类发展的最重要福祉,是个人生活和社会发展追求的永恒主题。健康老龄化的推进与实现,人群整体健康水的提升,不仅仅是经济增长指标能够衡量的,老年人是社会发展的受益者,同时也应该是社会的积极参与者和贡献者。

老龄化从本质上讲,没有好坏之分,老龄化问题也绝不是老年人本身的问题,人口老龄化是生产力提高和社会发展自然转变的结果,可以看成是人类社会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所谓老龄社会的“问题”或“挑战”不完全来自于老年人或者老龄化本身,更多源于变化了的人口年龄结构与现行社会经济架构之间的不匹配所产生的矛盾,因而需要社会治理理念和公共政策的调整乃至重构来适应。在社会治理现代化的大背景下,我国可以从两个方面实现健康老龄化的路径规划。

一是立足人的生命历程角度把握老龄化规律。

从时间维度看,健康老龄化体现了一种贯穿生命始终的健康加权过程,个体的老龄化也是伴随全生命周期的持续过程。同样,健康老龄化不只是维护个体老年时期的健康状态,而是维护生命全周期的健康状态。正因如此,积极倡导并践行“0岁防老”工程,健康干预前移到婴儿期甚至胚胎期,以求实现全生命周期的健康老龄化。根据生命历程理论,在每一个生命阶段,人们应当发展与这一阶段相适应的健康行为惯、健康身体素质、健康知识素养与健康维护功能,如果个体未能在特定生命阶段完成特定健康任务,那么他未来的健康状况将受制于以往的健康负债。因此,老年时期的健康状态是其生命历程中不同年龄阶段健康存量不断累积和消耗的结果,只有从全生命周期角度出发,将个体和群体发展的各个阶段整体考虑,才能夯实健康老龄化的政策基础。

二是以整体“协同治理”理念推进实现健康老龄化。

老年健康促进不是单一个体或者主体所能够解决的问题,需要整合政府、社会组织、个人等多元主体为老年人提供多维度、全方位的健康支持,从而有效改善老年人的健康质量。具体来说,需要社会、行业/市场、个人协同促进;个人行为、国家政策、社会环境协同治理;政府机关、医疗机构、社会组织协同配合。健康老龄化的实现是一项战略、全局的综合系统工程,应充分调动政府、市场、社会、家庭和包括个人在内的各方力量,形成全民参与、积极应对的新局面,才能真正有效推动健康老龄化进程。

因此,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入手,促进中国健康老龄化。

第一,要明确以健康中国战略为指导,强化健康老龄化支撑保障体系,健康中国战略的提出,为我国健康老龄化树立了目标,指明了方向。进一步推进实现健康老龄化,需要首先建立国家层面的强大战略支撑保障体系,建立同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相适应的应对人口老龄化法律法规体系。

第二,以技术进步和产业发展为抓手,助力健康老龄化实现进程,针对老年人的特殊需求,要不断加强相关药品的研发与供给,鼓励创新,结合疾病领域的供给短板加强重点领域新药和技术手段的研发。同时要加快老年康复辅器具和适老化产品产业的发展,进一步发挥中医药技术在实现健康老龄化中的优势作用。

第三,以提高老年生活质量与福祉为目标,优化社会资源的利用与配置。从生命历程角度,加大对生命早年和围老年期的健康投资,扩大人群健康储量,整合资源,加强老年健康投入,进一步提高老年健康服务的连续和整体,关注老年残疾和慢病人口,积极建立阻断病-残转归的干预机制,在老年服务方面,要加大力度培养长期照护等老年健康服务人才,建立可持续、可负担的筹资机制。

第四,重视老年人的健康价值,营造老年人积极参与社会经济建设的良好环境,我国有一半的老年人为低龄老年人,完全有能力从事经济生产活动,如何营造老年人积极参与社会经济建设的良好环境,实现老年人价值转换,显得尤为重要。

(作者:郑晓瑛,系北京大学博雅特聘教授、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

标签:
  • 版权及免责声明:

内容搜集整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其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并且本站对内容资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请读者自行甄别。如因文章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邮箱:43 520 349@qq.com 进行删除处理,谢谢合作!